今日除夕,打小就有听到一个关于“夕”传说,说这个夕兽凶狠无比,每年都要吃人。人们用红色和噼啪声吓走了这只凶兽。这则传说几乎成了中国人的一项“常识”。然而,翻遍典籍也找不到任何有关年兽或者夕兽的记载,那它们会不会只是后人脑补出来的一个段子?除夕到底是从哪来的?

虽然“自古以来吓年兽”的传说听起来更像是扯淡,但它蒙对了一件事:除夕确实是一个起源于驱邪的节日。

一般认为,除夕来自古代的“大傩”[nuó]风俗。傩祭是中国民间一种旨在驱鬼逐瘟的跳神迷信。古人面对疫病时往往无能为力,只好想象疫病由鬼怪造成,寄希望于迷信仪式来保佑平安。傩祭,便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一种形式。

在傩祭时,人们会戴上奇怪的面具(有的地方以化妆代替面具),跳着特定的傩舞,奋力驱赶想象中的瘟神。这种傩舞后来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叫傩戏的传统戏剧,在明代以后一度几乎流遍全国。今天的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,就存在着多种傩戏和傩舞的身影。

说到傩祭的历史,那叫一个源远流长。早在先秦文献中就已经出现了许多关于傩的记载。比如《论语·乡党第十》就说孔子“乡人傩,朝服而立于阼阶。”先秦时,一年会有若干次傩祭。其中全民参与,最为盛大的一次叫“大傩”。《吕氏春秋·季冬纪第十二》记载当时十二月“命有司大傩,旁磔,出土牛,以送寒气。”

“磔”[zhé]是古代一种把母鸡或其它动物分尸的血腥祭祀,古人认为这样可以吓跑山魈或其它妖怪,消灾免难。而所谓“旁磔”,据东汉学者郑玄的说法,是指在城市的东西南北四个门边上分别杀动物分尸。而把土制的牛送出城市被认为能抵抗“寒邪”。这么一套做下来,他们就觉得能身体健康了。

《吕氏春秋》没说明当时的大傩具体在十二月的哪天举行。不过,到了汉魏时期,大傩的日期已经被确定在腊日(腊八的祖先)的当日或前一天了。范晔《后汉书》志第五《礼仪中》记载:“先腊一日,大傩,谓之‘逐疫’。”所谓“先腊一日”,就是指腊祭的前一天了。这种祭祀后来也被称为“逐除”。

虽说大傩通常在腊祭的前一天进行。但有时也会拖到腊日当天才举行大傩。南朝萧梁时人宗懍《荆楚岁时记》的注提到了一种三国曹魏时期的习俗:“正腊旦,门前作烟火、桃神、绞索、松栢,杀鸡着门户,逐疫。”“正腊旦”就是腊日当天的早晨。这里记载腊日早晨要做的放烟火、作桃神等工作都带有明确的“驱邪”色彩——这显然是大傩的后继。

跳神和跳广场舞一样,除了可以早晨跳,也可以在晚上跳。东汉学者应劭《风俗通义》卷八《祀典》记载:“县官常以腊除夕饰桃人,垂苇茭,画虎于门,皆追效于前事,冀以御凶也。”这些驱邪的习俗要在“腊除”之日的晚上(夕)举行。没错,伴随着这种新做法的解锁,“除”字和“夕”字也终于走到了一起。

从先秦到南北朝,我们今天所称的春节地位逐渐变高,而腊祭的地位则相应地有所下降。所谓节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到了晋代,逐除疫鬼的傩祭终于进入春节的庆祝范畴。《晋书》卷十九《志第九·礼上》记载:“岁旦常设苇茭、桃梗,磔鸡于宫及百寺之门,以禳恶气。”“岁”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春节的简称,这里说人们会在春节那天早上举行辟邪仪式。

“腊除”也变为“岁除”。《魏书》卷一百八之四《志第十三》就记载,北魏时期有“岁除大傩之礼”。事实上,到北魏时,大傩很可能已经提前到元旦岁日的前一天举行了。《南齐书》卷五十七《魏虏列传第三十八》记载当时的北魏政权(南齐蔑称其为“魏虏”)“岁尽,城门磔雄鸡,苇索桃梗,如汉仪。”这个“岁尽”,大概指的就是年末的这一天——从此,这个时间逐渐延续了下来,成为了我们今天过的除夕节的起源。



评论

提交取消回复
[face]@
[uname]  [add_time]
[content]
[reply]
加载更多评论